当前位置:湛江党史网 > 党史人物 > >正文

雷州半岛革命武装斗争的先驱——黄广渊

作者:张弸   来源:   发稿时间:2013-01-07 16:36:49    评论:
  

  

雷州半岛革命武装斗争的

先驱——黄广渊

 

       

    黄广渊是大革命时期雷州地区共产党组织和共青团组织的创建者和领导人之一,同时又是遂溪县农军、工团军的主要创建者和最高领导人,历任团雷州特支(党团员混合支部)委员、团遂溪县支部书记、中共遂溪县支部书记、中共遂溪县委负责人、遂溪县农军总指挥、中共南路特委委员、南路农民革命委员会委员等重要职务。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他在广东南路地区率先发动和领导了革命武装起义,同国民党反动派进行了不屈不挠的斗争,直至最后献出宝贵的生命。其英勇的革命事迹,可歌可泣,动人心魄!

 

投身革命酬壮志

       

    黄广渊,又名黄国,字安敦,1903年生于遂溪县第六区海山村的半渔半农家庭。少时备受封建地主压迫和渔霸欺凌,亲眼目睹父亲因交不起租而遭地主恶霸毒打致残,不久含恨离开人世。自此,他年少的心底里埋下了对封建制度和地主恶霸极端仇恨的种子,从小立志要为穷人的翻身和自由而斗争。

    他的母亲黄凌氏(遂溪水妥村人,姓凌,婚后随夫姓改称黄凌氏),是一个不甘于逆来顺受、不畏强权欺凌的女性。自从丈夫被害辞世之后,她便把一切希望寄托在几个儿子尤其长子黄广渊的身上,盼望他们快点成长,早日出人头地,将来可以报仇泄恨。因此,她一方面含辛茹苦地抚养孩子,维持全家生计;一方面向亲友求助,千方百计把黄广渊送进遂溪县第六小学(即乐民小学)读书。

    1922年夏,在广州参加中国共产党的黄学增返回家乡敦文村,串联黄广渊、黄宗寿、薛经光(薛文藻)、刘靖绪等几十名青年,在第六区敦文村发起成立革命团体“雷州青年同志社”。其后,黄广渊与其他革命青年一道,联名将原第六区区长兼民团局长陈河广的劣迹控告于防军司令部,敦促防军扣押了陈河广。由于当时广东南路地区尚在反动军阀邓本殷的黑暗统治之下,陈河广通过卑劣手段获释后,诬告黄广渊等革命青年通匪。鉴于这种情况,黄广渊和其他雷州青年同志社成员被迫转移到广州开展活动。次年秋,他考进了广州市第一中学,并与黄学增、韩盈等人在广州长塘街发起成立雷州留穗同学会,组织雷州半岛青年学生学习革命理论和开展革命活动。在此前后,黄广渊在广州加入了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1925年1月改称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成为广州地区青年学生运动的积极分子。1924 年1月,孙中山领导下的中国国民党在广州召开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确定了“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与共产党实现了第一次合作。自此,广州地区的革命运动推向了新的高潮。这年间,黄广渊在广州开展革命活动极为频繁。9月上旬,他和黄学增等人组织雷州青年同志社,与广东新学生社等团体联合举行“九·七国耻纪念大会”;10月10日,又在中共广东区委的领导下,与广州反帝大联盟等30多个团体举行“警告商团示威大会”,并联合发表了《为抗议商团军屠杀双十节示威市民告国民书》,谴责帝国主义及其走狗屠杀中国人民的滔天罪行。

    1925年1月,黄广渊在广州参加了由共产党人主持、以国民党中央农民部名义主办的“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第三届学习,在农讲所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以个人身份加入国民党,结业后被任命为国民党中央农民部农运特派员。同年6—7月间,他由中共广东区委和共青团广东区委委派回遂溪,从事农民运动和组建共产党、共青团组织。

 

大搞农运掀波澜

      

    黄广渊回到遂溪后,与韩盈一道调整了雷州青年同志社的领导机构,由韩盈任主任,黄广渊任副主任,并在他家乡海山村轭曲塘建立活动据点,秘密开展革命活动。不久,黄广渊在第六区成立了雷州青年同志社乐民分社,继而在第七区成立纪家分社,其中乐民分社有社员110多人,纪家分社40多人。1925年8—9月间,黄广渊在海山村成立了遂溪县第一个乡级农民协会,选举黄宗赐为农会长。接着,又在第六区大力宣传发动农民群众,成立了乐民、敦文、余村、调神等4个乡级农民协会;并以海山村农民武装为基础,组建了一支70多人枪的联乡武装预备队(后称农民自卫军,简称“农军”)。

    1925年9月,广东国民政府为了实现全省军政、民政、财政的统一,巩固国民政府,发展国民革命,作出了再次东征军阀陈炯明和南讨军阀邓本殷的决定。为了加强对雷州地区农民运动的领导,密切配合国民革命军光复雷州地区,黄广渊和韩盈、薛文藻、苏天春等中共党员一道,于10月间以共青团的名义组建了雷州特别支部(代号“雷枝”),由韩盈任书记,黄广渊等人为委员。“雷枝”成立后,统一领导雷州地区(重点是遂溪、海康)的中共党员和共青团员,积极开展反对邓本殷的斗争和其它革命活动。其时,国民党右派分子黄河沣(遂溪县海山村人)勾结第六区区长黄仲龄和劣绅陈光烈、黄树芝等,采取卑劣、野蛮手段,妄图强行解散青年同志社乐民分社和农会、农军,继而还将黄广渊等9人控告于驻军邓本殷部肖团长,企图借反动军阀的势力加害黄广渊等人。11月,正当肖某下令缉拿黄广渊等人时,国民革命军进抵化州,肖部闻风逃往安铺,黄广渊等人因此免受其害。

国民革命军第四军第十二师光复雷州半岛后,为了配合做好善后工作,推动地方政局的稳定和进一步好转,黄广渊和韩盈、薛文藻、苏天春于11月30日召开“雷枝”第二次临时会议,研究有关工作,决定请共青团广东区委并转中共广东区委设法阻止黄河沣、符梦松出任遂溪县长和海康县长,建议委任郑虎丙、陈其谟分别为遂溪、海康县长;请速派罗汉、黄学增前来指导雷州地区的民军处理和农民运动问题,增派农运骨干前来协助工作,并请省农会发给农会旗、印及其它宣传品;请团中央转中共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谭平山,速派专职人员前来指导各县国民党党部的改组和组建工作。其后,遂溪、海康等县的国民革命运动进入了公开发展时期,大革命的风暴迅速席卷雷州大地。

    1926年1月21日,黄广渊在乐民圩主持了第六区农民协会成立大会,公开选举区农会委员长和执行委员。会上,他作了激励人心的讲话,号召广大农民群众团结起来,依靠自己及一切革命力量,打倒军阀和贪官污吏,铲除土豪劣绅,为自由、幸福而斗争。此时,第六区的农民运动在黄广渊的领导下发展迅猛,已成立了盐仓、芋园头、松树仔、挟仔、余屋、乐旺、乐民城、田西、海山、内塘、敦文、调神等17个乡农会,共有会员1750多人。次日,黄广渊又在江洪港组织成立了雷州江洪渔业工会,至3月初工会会员发展到370多人,并组建了一支几十人枪的工团军。同年2—3月间,黄广渊在第七区大力宣传发动群众,在纪家圩成立了第七区农民协会,并以上郎乡农民自卫队为基础,组建了一支60多人枪的常备中队;同时组织了一个“反天主教宣传团”,深入各乡村,向农民群众披露外国神甫进行思想文化侵蚀的阴谋,促使一批受骗入教的群众觉醒退教,关闭了多间天主教堂、福音堂、教会,驱走了神甫。

    1926年4月,“雷枝”关于把本支部一分为二,分别在遂溪城和雷州城设立遂溪县支部(代号“遂枝”)和海康县支部(沿用原“雷枝”代号),以利于开展工作的请示,得到团中央和团粤区委的批准,“遂枝”书记由黄广渊担任。6 月,根据中共广东区委关于党、团分立的决定,原由共产党员和共青团员混合组成的“遂枝”,党、团员分开各成立支部,由黄广渊任中共遂溪县支部书记,刘坚任共青团遂溪县支部书记。同年10月,中共遂溪县委员会成立(统一领导遂溪、海康两县的党组织),黄广渊被选为县委委员。

    黄广渊身为长子,自从父亲去世之后,他的一举一动在家人的心目中起到了极其重要的作用。在他的影响教育下,他的二弟黄仲义于1925年7月考进了黄埔军校第三期步兵队,在军校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毕业后被编入国民革命军第四军叶剑英教导团,次年秋参加了北伐战争;他的三弟黄广荣在家乡参加农会和农军,后成为遂溪农军中的主要骨干;他的母亲黄凌氏已从一个只求为丈夫报仇泄恨的农村妇女,变成了胸怀劳苦大众、为妇女和广大农民翻身解放而奔走呼号的女共产党员,她于1926年春被选为第六区妇女解放协会主席,后又担任第六区党支部书记和农军领导人。

1926年秋,以农民运动为中心的国民革命运动进入了新的发展时期,除了各地普遍成立各级农民协会,积极开展减租减息和清算恶霸豪绅等斗争之外,工、青、妇、学、商各界革命团体也纷纷呼应,密切配合农运开展各种革命活动,于是汇成了声势浩大的反帝反封建革命洪流。当时,一般土豪劣绅在强大的革命声势下,已不敢公开为非作歹,但仍有一些不法官吏和顽固分子在暗中作恶,蓄意对抗和破坏国民革命运动。9月,黄广渊根据江洪渔业工会主席何元余的汇报,了解到盐霸周森材、周森仁等人垄断盐业,任意抬高盐价,并勾结反动民团局长陈国卿滥摊税捐等恶劣行径,当即赶往江洪港,指挥工团军逮捕盐霸“二周”,继而组织全港渔民召开大会,公开审判并处决了周森材和周森仁,为当地渔民除了“两害”。镇压“二周”之后,盐价下降了一半,渔民群众莫不欢欣鼓舞。然而,反动民团局长陈国卿并没有甘心失败。事后不久,他以商量减免税捐事宜为借口,将何元余“请”到民团局扣押了起来,企图强迫何元余就范。黄广渊得悉此消息后,即与黄安扬带领第六区部分农军和江洪工团军200多人包围民团局。陈国卿慑于革命武装的威力,只好释放了何元余,并答应减免了部分税捐。这次反霸抗税斗争的胜利,大大地鼓舞了群众,于是要求加入渔业工会和农会者日益增多。

 

举旗起义震南路

 

    1927年春,正当国民革命运动轰轰烈烈地开展,广大人民群众扬眉吐气之际,蒋介石却于4月12日在上海发动了反革命政变。同月15日,广东的国民党右派遥相呼应,在广州发动反革命政变。接着,高雷地区的国民党反动派组织起以林云陔为首的“高雷清党委员会”(遂溪的林应礼、黄河沣、戴朝恩等反动头子为该委员会委员),在高雷地区加紧进行反革命活动,疯狂捕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残酷镇压国民革命运动。霎时间,高雷各地阴霾密布,刮起了腥风血雨。

    为了反击国民党反动派的大屠杀,黄广渊于1927年4月24日在遂溪西部杨柑圩糖行街秘密主持县委和县农会联席会议(县委书记韩盈因病不能参加),研究和部署时局突变后的有关对策。会议期间,国民党反动当局派兵包围了会场,颜卓、邓成球等10多名县委、县农会领导人不幸被捕,只有黄广渊、黄宗赐等几名身手较好的领导人越窗脱险。当日,韩盈等多名党组织和革命团体领导人相继在遂溪城、遂溪简易师范附小等处被捕,不久被集体枪杀于遂城竹行岭。韩盈遇难后,中共遂溪县委的工作由黄广渊主持。

    1927年5月上旬,黄广渊和朱也赤、陈信材在广州湾鸡岭(后转移到吴川石门)主持召开了南路十五县农民代表会议,其母亲黄凌氏作为遂溪的代表参加了会议。会议针对国民党反动派叛变革命后的形势,决定成立南路农民革命委员会,朱也赤为主任,陈信材为副主任,黄广渊、杨枝水等为委员,负责领导南路各县的农民武装,开展自卫斗争,坚决反击国民党反动派的野蛮屠杀。5用14日,黄广渊在海山村召集陈光礼、薛文藻等人,开会传达南路革命委员会关于开展武装斗争的决定。时值遂溪第六区反动区长潘林雄带领数名区兵在余村附近的新圩仔苛抽勒索,圩上值勤农军上前交涉时,反被以检查枪证为名缴去枪支。黄广渊闻讯后,当即派黄宗赐率领小股农军前往新圩仔,将潘林雄等人缴械,并押回海山村处理。事后,黄广渊知道反动派绝不会善罢甘休,因而决定立即把乐民、余村、敦文、田西、芋园头及纪家等地的农军集中到海山村,并加紧做好战斗准备,随时迎击反动武装的进攻。

    这次冲突,引起了反动当局的极大恐慌。国民党遂溪县长林应礼急忙驰电蒋介石和国民党广东省军警督察委员会、省政府及南路行政视察员、高雷党务视察员等,谎称黄广渊、陈光礼等人纠集农民武装200余人,劫去区长潘林雄和署员警兵7人,强缴警团枪械,占据乡市,歃血盟誓,遍树赤帜,图谋不轨。与此同时,国民党海康县长谢莲航也急电省政府及南路军政要员,称“附近河头市三十里的遂溪属第六区乐民市,查及该市农军聚集数百,枪械数百,有特殊举动,已将该区署枪支缴去,扣留署长及办事人。该处各地危急,并有武装农民擅自越境至河头市,借名防土匪,盘问职署及团军局枪支,居心实不可问”。5月18日,林应礼亲率县警大队数百人,赶至河头与驻防军会合;接着,谢莲航也率领第四军第三十一团第二营进抵河头。19日,遂、海两县反动武装和驻防军共约1000人,分两路进攻海山村,扬言要将海山夷为平地。

    面对反动派的汹汹来势,黄广渊和陈光礼沉着地指挥农军作战,毙伤敌人10多名,击退了敌人一次又一次的疯狂进攻。21日,林应礼、谢莲航一方面致电蒋介石和国民党广东省特别委员会、广东省政府、北海警备司令部,请求速派重兵增援;另一方面派出海康乌石港盐务区署区长黄兆昌,利用同姓宗族关系到海山村求和。当晚,黄广渊根据敌我力量悬殊,而海山村三面临海,农军回旋余地小,长时间坚持下去将对农军不利等实际情况,与对方达成了停战协约,答应在敌军撤退后释放潘林雄等人。这次战斗,狠狠地打击了国民党反动派的嚣张气焰,大长了革命军民的志气,揭开了遂溪县以至广东南路地区农民武装起义的序幕。

    海山之战后,黄广渊分析了当时的形势,认为敌人在海山村败退后绝不会罢休,一定会寻找机会卷土重来。因此,他决定将第六、第七区的农军和工团军集中起来,于6月25日晚在海山村米昌塘举行整编誓师大会。两个区的工农革命武装500多人统一编为一个大队,由黄广渊任大队总指挥,陈光礼任副总指挥;下辖5个中队,分别由薛经辉、余道生、黄宗赐、黄安扬、黄雨农任第一、第二、第三、第四、第五中队中队长。26日,黄广渊、陈光礼率领部分起义军奔袭江洪港,一举攻克反动民团局和鸦片、洋杂公司等反动武装据点,缴获武器、物资一批。继而挺进第七区,围攻驻纪家圩反动民团局,因敌固守和敌援将至而转返江洪,再次围攻盐警碉楼。由于江洪据点十分坚固,缺乏攻坚武器的起义军短时间内难以攻破,加上反动县长林应礼率领的大队援兵即将驰至,黄广渊因而决定停止进攻,率部撤离江洪。途中,起义军在桂坡击退了一路敌援兵,然后回师乐民城,与其他起义军会合。

    1927年6月29日,国民党驻军两个营和遂溪、海康两县的反动地方武装共1000多人,配备各种重炮,对据守乐民城的起义军发起猛烈攻击。乐民城是明代洪武27年(公元1389年)朝廷为征集珍珠而修建的一座古城(又名珍珠城),城墙7米多高、5米多厚,虽为砖石堆砌,但因年久失修,已有多处破裂崩塌。在敌人重炮、机枪等凶猛火力的轰击下,黄广渊率领起义军英勇顽强地据城激战了三昼夜,一次又一次地打退了敌人的疯狂进攻,狠狠地杀伤了敌人。后因粮弹不继,加上城墙被敌炮击毁数处,黄广渊只好指挥起义军于7月1日深夜从古城西北角的涵洞撤出。乐民城失守后,国民党的反动军队在城内残杀无辜,奸淫掳掠,实行“三光”政策,一座近540年历史的古城陷于一片火海、血腥之中。

 

舍生取义存浩气

 

    起义军撤出乐民城后,黄广渊决定由陈光礼等带领一部分农军撤退徐闻山,教育改编土匪陈中华部,然后转往斜阳岛,建立海岛根据地,开展革命武装斗争;他则带领另一部分农军分散在第六、第七区一带,以水妥、山内、应亮、吾良、沙塘等村为秘密活动据点,继续坚持斗争。1927年7月,中共南路特别委员会成立,彭中英任书记,黄广渊、朱也赤等为特委委员兼肃清反革命委员会广东分会南路支会委员。8—9月间,由于国民党反动派在军事上的疯狂围剿和经济上的严密封锁,黄广渊等农军不仅受到饥饿、疾病的严重威胁,而且面临着随时被消灭的危险,处境极为艰险。当时的每一颗粮食,在黄广渊的眼里比金子还要珍贵,从不舍得吃,饿了就吃野果、嚼草根、啃树皮、饮河水,终因营养严重不足而得了重病。

    1927年9月20日,黄广渊在河头水妥下村附近的灌木林里召集几名农军骨干开会,传达南路特委的指示和布置下一步的活动,以配合南路各地的“肃反”斗争。会议期间,该村流氓陈文应(又名妃应)发觉了黄广渊等人的行踪,为了邀功讨赏,他跑到第六区署去向反动派告密。反动头子陈河林闻讯,当即带领一队人马前来围击黄广渊等人。在这危急关头,黄广渊当机立断,吩咐母亲黄凌氏立即带领其他同志向西北面密林突围出去;他则孤身一人向村前对面岭的二溪方向冲去,故意引开敌人,以掩护其他农军突围脱险。但是,由于他病重体弱,气力不继,无法摆脱敌人的追击,当跑到一块瓜地附近时,腿部不幸中弹负伤,于是只好冲进水瓜棚里,伏在一口粪缸旁边,伺机打击敌人。不多久,黄广渊的两支手枪子弹都已打光,瓜棚倒塌了下来,粪缸被打得粉碎,粪水溅了他全身。这时,黄广渊为了不被敌人活捉,猛地掀开瓜棚冲了出来。敌人见他手持双枪,以为还有子弹,便急忙向他开枪扫射。黄广渊的胸腹部连中数弹,当场壮烈牺牲,时年24岁。黄广渊牺牲后,国民党反动派残忍地砍下他的头颅,押至河头、城月、遂溪城等地“示众”;同时悬赏缉拿他的母亲和弟弟,还纵火烧掉他家和其他农军的房屋。

    黄广渊为了人民的解放事业献出了年轻的生命之后,他的两个弟弟和母亲也先后为革命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其中:二弟黄仲义于1927年12月在广州参加了张太雷、叶剑英领导的武装起义,战斗中负伤被捕,被敌人装进麻袋,抛进滔滔珠江,活活浸死;三弟黄广荣于1928年秋和母亲一道,带领农军转战于东海、硇洲两岛,1931年春节期间在广州湾执行任务时被法国军警逮捕,后被引渡给国民党吴川县当局杀害;母亲黄凌氏于1931年9月在东海岛调文山后村遭法国殖民军袭击,战至弹尽被捕,后被引渡给国民党遂溪县当局杀害。黄广渊一家四人为革命英勇牺牲,被誉为“满门忠烈”,永为后人景仰!

                                                             

                               者单位:中共湛江市委党史研究室)

本文已被阅读过 次,最近七天 次,今日 次。

相关新闻

讨论区 已有个网友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