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湛江党史网 > 史海集萃 > >正文

曾锡驹生平纪略

作者:岑绵彭   来源:《海康文史》1988年第1期   发稿时间:2018-12-25 13:48:19    评论:
  

  

曾锡驹,字冠恒,别号路伯,海康县沈塘镇茂连村人,1915年出生,童年入海康县立第一小学校,攻书忘倦,耿直笃厚。

1933年,曾锡驹以优异成绩考进省立第十中学(遗址即今海康人民政府所在地)初中第15班。当时,日本侵略军蹂躏东北,蒋介石执迷不悟,枪口对内,民心怒愤曾锡驹频抒激情撰写新诗,小说,发表于叶圣陶等主编的进步杂志《中学生》以及其他报刊,初试笔锋。1934年,曾锡驹和同班级的黄其江、唐才猷以及中师班的陈其辉、邓麟彰等革命学生,发动校内一批求进步的学生组织读书会,订出会员公约,经常开展活动,研读社会科学理论新书、国内外革命文学作品和进步刊物如《大众生活》、《永生》、《世界知识》、《读书生活》等等,促使广大同学关心国家大事,认清形势。

    曾锡驹初中毕业,继读中师,他的品格才华赢得同学们的衷心爱戴,被推选为雷师全校学生组织的出版部负责人主编《雷师期刊》和壁报,面向现实,针砭时弊,揭露国内校内的恶迹丑态。

    1937年“七·”抗日战争爆发,曾锡驹离开雷师参加抗战救亡宣传队下乡宣传。后来,他到校址设在遂溪宾兴祠的遂溪县立第二小学任教师,和同校进步教师吴定瀛等筹办一份救亡刊物《风云》,呼吁各界人士支援抗战。吴协助他主编和撰稿,逐期印发,深受读者欢迎。海康国民党县长看见《风云》第3期载文揭露其县府妨害救亡活动怪象,迫其停刊。

    1938年8月,曾锡驹参加遂溪青年抗敌同志会(简称“青抗会”)。他驻会工作,身受党的教育,经历斗争锻炼,决心为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献身。这年秋,他参加“青抗会”的工作队下乡办夜校,首先在遂溪洋青区文相村帮助农民学文化,编写《田头杂字》宣传党的抗日主张,通俗易记,老少传诵。在文相发动群众,培养农民骨干,为这一地带开辟抗日根据地打好基础。

    1939年6月,曾锡驹加入中共遂溪党组织。这年初冬,遂溪洋青中心党支部成立于文相村,曾锡驹任书记。1940年夏,他受中共遂溪县委派遣,偕同王文劭到沈塘区茂连村建立南区党支部。沈塘区当年属遂溪今已属海康。茂连村南区党支部是海康县境内抗日战争时期最早建立的党组织。当年,曾锡驹是遂溪县党总支组织委员兼任南区党支部书记。1941年初皖南事变后,顽固派媚敌反共倍加猖狂,曾锡驹按党的指示,曾一度转入广州湾,在岑擎村借教书为掩护进行革命活动。从抗日战争之初至1942年底,曾锡驹久在农村宵旰辛劳,眼病加深;过去他钻读革命理论,身历多年实践,政治斗争体验日益成熟;过去他熟读陆游、鲁迅的爱国诗篇和臧克家等诗人作品,爱吟旧体诗,又畅写新诗发表于进步报刊,再转而写大众化的田头杂字和雷州人喜闻爱唱的雷歌。他挥笔吟唱,绝非炫己邀名,而是为了抗日救亡、为了革命斗争遣怀书愤,鼓舞群众。

    1943年初,曾锡驹受党组织委派,打进高州国民党的民国日报社,以副刊编辑为掩护,进行对敌斗争。身临敌人环布的境地,不顾艰险,坚定地执行党的指示。他同高州地下党员记者杨飞、李军等同志并肩奋战,以机智灵活的斗争策略,利用报社这一宣传机器,揭露日本侵略军与国民党反动派狼狈为奸残害人民的罪行。同时凭借副刊,团结当地民主人士支持抗战到底,还帮助年青作者锻炼笔锋和斗志。1943年3月,留广州湾剧人协会组成以符平为队长的抗日剧宣队到高州时,被顽固分子施以重重压力,势难演出,曾锡驹同当地地下党员和民主人士尽力协助剧宣队冲破难关,连夜公演抗日话剧,观众多如潮涌。

1944年冬,抗日战争进入最后阶段,对敌斗争日益复杂而尖锐,党组织决定派曾锡驹赴吴川县参加装起义,后因他眼病加重,走路艰难,组织才叫他离队转入广州湾临东等村搞地方工作。

8年抗战胜利结束,蒋介石挑起内战。1946年,曾锡驹受党组织委派,前赴东兴,打入国民党一五六师主办的正气报社任总编辑。党交付他的主要任务收集一五六师师部军政情报,同时开展一些有利于我党工作的社会活动。曾锡驹取得当地搞内线工作的同志的协助,搜集敌方军政机密,及时向党汇报。这段时间他还随机争取团结当地的进步力量。

1948年夏,曾锡驹接高雷地委通知,根据形势需要转入徐闻。地委指派他和莫虹创办《雷州半岛导报》,莫虹为书记,曾锡驹当主编。他们战胜当时当地办报的种种困难,竭力办好此报,宣传党的政策,报道解放战争的捷报,传达支援前线的任务。此报出版至第5期,由于形势发展接近解放,急需培训一批年青干部,1949年初夏,中共高雷地委派曾锡驹创办半岛公学,任命他为校长。公学创立于徐闻原第二区,当年培训干部共100多人,陆续分配到近邻县区工作。解放后,当年公学培训的干部有的历任县委书记、县长、局长。曾锡驹在公学写作的《革命杂字》为许多干部珍存,直至解放前夕仍作为教育群众的课本。曾锡驹随着地委转到东海岛邓屋村,继续出版半岛报,发动群众踊跃支前,迎接家乡解放。

1949年12月,解放军进入湛江市区,曾锡驹进入赤坎。解放前他披艰履险坚持对敌斗争,还要与病痛拼搏,双眼将近失明,心肺诸病交煎,党组织爱护他,派员日夜随身照顾他。几度劝他疗养,他仍然坚持工作。从1948年起他的眼病越来越重,好叫身边的同志按时读文件书报给他静听。他须亲阅的要件,只有戴起深度近视眼镜再加上放大镜细看。解放后,党关怀他宿病多年,送他到广州、北京留医。根据他的所长和心愿,让他从事市的宣传教育工作。

1950年夏,湛江市军管会宣传部为落实市郊夏征和拥护世界和平以保卫新中国领土,当时组织本市30余名教师成立“湛江市中小学教师暑期下乡宣传队”,委派曾锡驹兼任宣传队长,岑牧为副队长,出发郊区各乡较大村庄和圩镇,按宣传部发下文件巡回宣讲,同时演出雷剧《白毛女》和演唱《夫妻送粮》、《兄妹开荒》等节目配合宣传,历时30多天,鼓舞各乡农民踊跃送粮,发动约3万人签名拥护世界和平保卫新中国。1951年春,湛江市干校举办干部培训班,市党委派曾锡驹抓紧开办和主持讲课。前后将近一年时间,为本市100多名干部提高政治业务水平,分派回本市各条战线和土改工作队。从1954年起,曾锡驹先后任市文教局人事科长、副局长。他痛念此地从1899年初称“广州湾”之日起,受法、日侵略者相继统治近50年,解放后急需提高此地文教队伍的政治素质,因而重视在教师中发展党员作为改变旧校面貌的骨干。他在职期间,亲自培养吸收入党的文教干部多人,政治表现好,业务有所长,据不完全统计,其中30余人连续任中小学校长、教导主任,主持学校作出成绩,有的提升为科长、副局长。

解放初期,有的教师曾被冤案错案株连受审、被关,曾锡驹身无污染,心无顾虑,本着分清敌我、实事求是的精神,向市领导同志反映,说自己熟悉此人,据自己所知此人并不反革命。当他任市文教局人事科长时,收到小报告揭发某教师写的旧体诗迹近反动,曾锡驹细阅此诗,实系小报告有所曲解,他找此教师着意教育后不作处理。事实证明曾锡驹真知灼见,不坑害人。

1957年反右前夕,曾锡驹心肺病发,引致眼病沉重,他作书面发言痛说主观主义官僚主义背离实际的失误。不久,曾锡驹申请病休的报告得到市委批准,他即带全家老少迁移户籍回故里茂连村。老曾故居后,海康县许多老同志年年登门慰问,乡邻不少老相识登门拜访,湛江地区、广州、北京等地许多他的老战友纷纷远来找他畅所欲谈。老曾天天伴着故园的老柏和黄花度过反右的岁月。经过疗养,他的病势日见好转。海康县领导干部盛意请他移居县城,在疗养的同时指点县中文化干部开展雷剧创新工作。老曾到海康城后,疗养生活各方面得到很好的照顾,他乐于竭献余热。从此,年青干部天天前来求教,老友新识天天相继走访,老曾天天忙着接应,病痛随之复发,只好重回茂连村。

“文革”10年间,南天北国凡是有老曾的战友所在地的那些昙花“小将”,相继窜到茂连村企图向老曾挖出揪斗其战友的村料。老曾正襟安坐坚持实事求是,端出这位战友的实际经历说明他是好同志。来人记录老曾所谈,一字之差必须改正。有的来人诬蔑革命老干部为叛徒,老曾凛然斥责:“你清楚么?何用找我?”来人灰溜溜走了。老曾在病中迭经数十个这类人纠缠,他叫儿子把家里日常需用的东西和书籍,从他的卧房搬出去,自己准备好不惜付出任何代价坚持党的原则,坚持革命正气,面向那些昙花红人决不动摇,他坦然陪着家园的老柏和黄花送走了十年动乱,在卧室挂上了周总理的玉照。

1980年初,老曾病情日加恶化,湛江市领导闻讯深切关怀,通知市人民医院派救护车迎接老曾到霞山留医,经多方抢救无效,1980年3月22日曾锡驹同志逝世,本市干部、教师、乡邻知友,湖南省军区副司令员唐才猷等老同志闻耗奔来和老曾遗体告别。翌日举行的追悼会的礼堂中,摆列着省、地区和市首长与许多同志送来的花圈,1000余人涌进这座礼堂。年青的同志悄声问邻座:为什么大家对这位病休回乡已20多年的副局长这样敬重痛爱?——市委组织部长郑文奎主持追悼会,市文教办主任、市教育局局长陈其辉致悼词,扼要讲老曾的战斗经历之后说:“曾锡驹同志的一生,是战斗的一生,革命的一生。他忠于党,忠于人民,忠于无产阶级革命事业。他刻苦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坚决贯彻党的方针政策,执行党的决议。他在斗争中立场坚定,坚持原则;在工作中兢兢业业,苦干实干,不计较个人得失;在生活中艰苦朴素,关心同志,联系群众,平易近人;他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在群众中有较高的威信。长期以来,他为党为人民做出了应有的贡献。曾锡驹同志不愧为我党的好党员,不愧为中华民族的好儿子。”

悼词给予老曾的评价十分确切,老曾毕生为革命鞠躬尽瘁,不顾身家,不图逸乐,一身正气,两袖清风,生前不带过一块手表,不制过一袭象样新衣,身后遗物不过一楹破屋,两柜旧书,几张残椅破凳。解放前老曾写过不少旧体诗,其中有《咏牛》可见斯人心愿:“牵犁还宿愿,茹草尚情甘,冷笑豪门狗,悍然不自惭。”

本文已被阅读过 次,最近七天 次,今日 次。

相关新闻

讨论区 已有个网友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