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湛江党史网 > 史海集萃 > >正文

万水千山只等闲——舒光才同志在二万五千里长征中

作者:admin    来源:   发稿时间:2006-11-04 00:00:00    评论:
  

  

湛江市委党史研究室 张宏

 

“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在当-中国工农红军进行举世闻名的二万五千里长征的战斗行列里,有一位不简单的红军小战士,他就是后来曾任毛泽东主席的警卫参谋(1943-夏至1946-夏)的舒光才同志。1965-8-至1967-1-、1971-4-至1975-5-,舒光才同志任湛江地委副书记 ,其中1968-3-31日至1975-5-,还担任湛江地区革委会副主任。

踏着已牺牲的红军战友血迹昂首前进

舒光才,江西省兴国县永丰乡豪溪村人,1917-9-20日出生于一个木匠家庭,少时曾在村中学馆、小学读书。1929-,毛泽东同志率领红4军主力建立了兴国县苏区。从青少-时期起,舒光才受到中国共产党和中国工农红军的很大影响,思想不断进步,十四五岁时便任本县丰乡区石江乡的儿童团长、少先队队长。1933-,16岁的舒光才加入少共国际师,任副班长,参加了第四次反围剿的战斗1

由于王明“左”倾冒险主义的军事路线占领了统治地位,造成红军第五次反围剿的失败。1934-10-中旬,中共中央机关、中央红军撤离中央苏区向西突围,开始了二万五千里长征。这时,舒光才刚满17岁,任中国工农红军第1方面军干部团特科营工兵连3班副班长。由于自小家穷缺乏营养,他个子矮小,还没有一支三八步枪高。舒光才和红军战友们跟着部队出发时,只知道部队要出发打几天仗了,不知道这是长征的开始,更不知道这次离开家乡要在解放后才能重踏故土。在长征中,别的红军战友走两步,舒光才要走三步才能跟上。但他人小志气大,身背背包肩扛枪,跟随部队行军、打仗,一步也没有拉下1

一路上,中央红军突破国民党设置的三道封锁线,但损失了2万人。中央红军到达广西、湖南的边界新圩、古头岭、界首和脚山铺(全州脚山铺至界首间30公里的湘江两岸渡口)等地时,国民党集中了湖南、广西的军队约40万兵力,设置了第四道封锁线。舒光才经历了中央红军在长征途中战斗空前激烈、损失极为惨重的湘江战役2,他目睹耳闻生龙活虎的红军指战员一批批倒在枪林弹雨之中,为革命贡献出了宝贵的生命,红军战友们的鲜血染红了湘江及两岸。此役,红军损失3万人。中央机关人员和红军从出发时的8.6万人减至3万多人3。舒光才的眼里燃烧着对国民党反动派仇恨的熊熊烈火,他没有被国民党暂时强大的军事力量所吓倒而开小差逃跑,他不因此而动摇了革命到底的坚强意志,他坚信红军战友的鲜血不会白流,革命一定会在全国取得伟大的、辉煌的胜利!他擦干了眼泪,化悲痛为力量,继承红军战友的革命遗志,踏着已牺牲的红军战友血迹,跟着部队继续昂首大踏步前进,不断战胜长征路上遇到的种种令人难以想象的艰难险阻!

与战友们冒险在天险乌江架浮桥

1935-1-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贵州瓮安县猴场召开会议,决定中央红军强渡乌江。这天夜里,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寒雨菲菲。舒光才和所在的干部团全体指战员在团长陈庚的率领下,与红1军团2师4团紧急行军60华里,于2日拂晓时分先到达该县乌江南岸的江界河渡口,执行红军野战司令部的命令,与红一方面军工兵营在贵州最大的河流、天险乌江上架浮桥1,配合4团突破乌江。

乌江的两岸悬崖陡立,江界河渡口江面宽约250多米,水流速每秒1.8米,水急浪高,象一匹没有驯服的野马呼啸咆哮狂奔而下。乌江的北岸,国民党黔军副军长、乌江防线总指挥候之担率领部队早已作好准备,当红军在南岸出现时,开枪开炮迎击红军。南岸村附近的竹子、树木基本被国民党兵烧光,很多人家的船和木头也被搜走了。在特科营和4团的掩护下,在团长陈庚和特科营营长韦国清的指挥下,舒光才和工兵连的指战员与红一方面军工兵营指战员不顾长途行军的疲劳,马上到离南岸村更远的地方,争分夺秒地砍伐竹子、树木,千方百计地寻找木板、门板、绳索、篾缆,没收地主土豪劣绅的布匹和其他用具,并将以上架桥材料运至江界河渡口。他们当天白天就顺利地完成了搜集架桥材料的工作。

舒光才所在的3班被编在竹排扎制组。“时间就是胜利”!舒光才和战友们每人只戴一顶竹笠,冒着刺骨的寒风冷雨,冒着对岸敌人的炮火,冒着稍不注意就会掉进乌江被江水卷走的危险,根据连里工兵教员的指教,解决了刚开始架桥时遇到的没法将门桥固定在江面中的难题,采取科学可行的架桥方法施工,抢时间、抢速度一段段架设由南向北的浮桥。在投锚组组长石长楷等几个为架浮桥而壮烈牺牲的战友的英雄事迹鼓舞下,舒光才和战友们全身湿透了,冷得发抖,手脚被冻得发硬、发僵但也不停地拚命干1……

经过一昼夜的苦战、努力,一座大约250多米的浮桥成功地架在乌江上。舒光才和全连同志得到了亲临架桥现场指挥的陈庚和韦国清的表彰赞扬,心里乐开了花。毛泽东同志走到浮桥中间,也高度赞扬说:“真了不起,我们的工兵就地取材,用筏架桥,世界上都没有1。”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等领导同志就是随同军委纵队和5军团,通过这座浮桥顺利地渡过了乌江,摆脱敌军重兵围、堵的险境,与在其他不同地点渡乌江的红军部队一起占领了黔北重镇遵义城。

在中央红军与敌巧周旋、摆脱强敌围堵的日夜里

1935-1-15日至17日,中共中央在遵义召开的政治局扩大会议上,确立了毛泽东同志在中央和红军的领导地位。1-19日至4-上旬,党中央、毛泽东同志指挥中央红军与强敌周旋,四渡赤水……于5-9日全部渡过金沙江,摆脱了几十万国民党军队的围追堵截,取得战略转移中具有决定意义的胜利2

在此期间,舒光才所在的干部团担负起警卫“红星纵队”( “红星”是中央机关的代号)的光荣任务,舒光才跟随干部团日夜不停地行军、战斗在黔西北、川南、滇东的赤水河、乌蒙山一带。1-28日,该团增援红3军团、红5军团在土城的附近青岗坡地区的战斗。在此后的20天时间里,中央红军主力就一直日夜相继不停地行军。舒光才和战友们只能利用部队每行军20至30里就休息一次的短短时间,放下背包坐下,马上就睡着了。每天最长的休息时间是利用炊事员做饭的几十分钟睡上一觉,以保持精力、体力3,饭后又继续行军。有时正在吃饭,接到命令要走,于是便边走边吃。其时正逢春天的雨季,山路崎岖,路烂路滑,他摔跤跌倒是家常便饭,衣服沾满了湿泥巴,爬起来抖抖泥巴又继续走,上坡时路滑得象擦过油一样,更要集中精神抓住灌木、竹枝往上攀登1

由于没有时间洗澡、洗衣服,舒光才和战友们全身脏得十分难受但也顾不上。在家乡时不知虱子为何物的舒光才身上长满了吸吮人血的虱子,因为整个人的精力全部高度集中在行军、打仗上,最累最难受的是双脚,对猖狂的虱子居然没有觉察到。待后来稍有闲隙发觉后,就烧开水煮衣服烫死它或将打土豪没收的衣服换上。

行军途中,危机四伏,险象万生。有一次,追剿中央红军的国民党飞机袭击轰炸红军队伍。机灵的舒光才迅速藏在一土坎下面,敌机投炸弹炸中土坎上,巨大的爆炸响声震耳欲聋,被炸飞的泥土掩埋到了他的半身。敌机飞走后,一些红军战友被炸伤炸死,而他安然无恙,拨开松软的泥土又爬了出来2。有一次夜晚,部队在云贵高原行军。一边是高入云际的高山,一边是深涧河谷,疲劳不堪的舒光才走在羊肠小路上,一不留神,跌下滚到深涧的半坡,幸亏被一棵树挡住。战友王林水马上抛下绑带救他,他一手紧紧地抓住绑带,一手牢牢抓住小树枝小心而吃力攀爬了上来。战友们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对他说:“好险呀,不是马克思保佑你,恐怕你就不能和我们一起走了!”

在这段日子里,舒光才跟随干部团曾经一天急行军120里,又配合红3军团扼守川黔交通要道娄山关……1935-春,在长征前夕因患重病而失掉团组织关系的舒光才再次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团1

中央红军巧渡过金沙江后,召开庆祝抢渡金沙江的重大胜利并纪念五一国际劳动节的大会。中央红军领导和红军指战员们及舒光才欢乐地放声高唱《渡金沙江胜利歌》:“金沙江的流水闪金光,胜利的红军来渡江……胜利地渡过金沙江,帝国主义吓得大恐慌,蒋介石弄得没主张……最后的胜利归我们”。嘹亮的歌声和欢笑声直冲九宵!

跟随干部团强渡天险大渡河

1935-5-下旬初,为北上抢渡大渡河和飞夺泸定桥,舒光才和工兵连跟随中央红军经过四川境内的大凉山彝区。历代积累的彝族汉族矛盾尖锐使彝民对汉人产生强烈的仇恨,后来由于四川籍的红军总参谋长刘伯承和彝族沽基族首领小叶丹歃血为盟,舒光才和工兵连的战友们跟随中央红军顺利地通过了百余里彝区,奔袭到大渡河南岸的安顺场。

安顺场是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和他的队伍被清军消灭的地方。蒋介石妄图置红军成为石达开第二,派飞机到安顺场附近撒了对红军劝降的传单。舒光才和所在的干部团堵击敌之追兵,掩护主力部队后,根据中央军委关于抢渡大渡河的决定,舒光才和所在的干部团特科营的指战员又为抢渡大渡河作准备,在离大渡河数十里的山林里忙忙碌碌备好了竹条、木板、绳索等架桥材料,辛辛苦苦扛到大渡河安顺场,发现大渡河河宽约300米,水深3至4丈,水流每秒4米,水况异常险恶、复杂,无法架桥。于是,红一师和舒光才所在的干部团先后乘坐从敌人那里夺来的船强渡大渡河1。这是舒光才生平第一次经历的异常危险、惊心动魄的渡河。当时的河中水流汹涌澎湃、大浪怒号冲天,一个个可怕的旋涡就象水上鬼门关一样。全体船工与惊涛骇浪作生死搏斗时发出的高喝声音响彻天地。船时而跌落深深的浪谷,时而冲上高高的浪峰,险景令人终身难忘。舒光才和战友们想的是早点渡过河,配合攻夺泸定桥的战斗,把眼前的惊险置之度外。舒光才面不变色心不跳,镇静地坐在船上,手紧紧地抓住船上的固定板和固定物,眼观河中变幻无穷的风浪。渡船经过惊心动魄的1000多米的航程,才抵达对岸。这渡河的惊险程度、舒光才和战友们抢渡大渡河的勇敢行为,与此后红军勇士飞夺泸定桥的壮举,充分表现了中国工农红军战士大无畏的英雄气概。

舒光才和所在的干部团在安顺场对面的安靖坝住了两天,掩护红1师与中央红军的主力两路夹大渡河北进,配合左路军红2师4团,攻夺下四川通往康藏地区的咽喉泸定桥,使中央红军的主力迅速及时地渡过了天险大渡河,打破了蒋介石策划的企图剿灭中央红军于大渡河安顺场的会战计划,为中央红军和红4方面军会师打开通道1

勇敢爬越死神在徘徊的雪山

舒光才跟随中央红军长征爬越过的5座雪山在四川、青海、甘肃之间的三角地带。经过雪山地区,这是中央红军在长征中最艰难的行军之一。

1935- 6-8日,舒光才跟随中央红军突破国民党军队在芦山、宝兴设的防线,在6-中旬的一天早上,从宝兴县的大跷碛镇出发,爬越红军长征爬越的第一座主峰海拔4500多米的大雪山夹金山。夹金山终-积雪、寒冷至极、缺乏氧气、鸟兽绝迹、人迹罕到2,上山下山70里路,是个死神在徘徊的地方。出发前的晚上,干部团各单位上政治课,召开各种各样的会议,作了充分的动员讲话,并讲了有关注意事项,让他们作好足够的思想准备和其他有关的准备。舒光才和战友们决心互相帮助,共同爬越过夹金山。根据当地群众的告诫,舒光才和战友们每人喝了一碗炊事员煮的热热辣辣的辣椒水。

为了抄近路和避开国民党军队的袭击,中央红军从夹金山中间山麓直接翻越,走的是最惊险的路。夹金山的南面山坡陡峭,路又硬又滑。舒光才和干部团的战友们身穿单衣,脚着草鞋,手拄一根木棍或一根树枝,爬越得十分困难,渴了,就用手抓一把雪放进口里,饿了,没有东西吃,只得忍住,好不容易爬到山上。草鞋烂掉了,只好光着脚走。山上先是大雾弥漫,随后是细雨蒙蒙,很快就是冷风呼呼、雪花狂舞,舒光才脸上身上象被千百把尖刀所刺割,口、鼻喷出的气差不多冻成了冰,手和口冻得发紫僵硬,全身不停地打哆嗦。这是在贑南长大的舒光才从来没有经历过的严寒奇冻,实在难以抵挡,赶紧从背包里将被毯取出来,严严实实地裹在身体上以驱赶寒魔1。山上的空气稀薄,越往山顶走越缺乏氧气,使饥寒疲劳交加的舒光才感到头晕眼花,心跳得很厉害,呼吸困难,不停地喘着粗气,举步维艰。舒光才多想停一停、歇一歇,但看到先头部队不少牺牲的战友的遗体在雪化后露在路旁,这次一起爬雪山的不少战友就是因为坐下就永远起不来了,他抬头看到了山顶上中国工农红军的红旗在风雪中高高地飘扬着。红军政治宣传工作人员那鼓舞人心的宣传鼓动不断地在他的耳边高声响起:“坚持走哇!走哇!不要坐下呀!冲过这段雪山就要下山了!就要和4方面军会师了!”1还有身边战友的提醒和关心,顿时增添了巨大的力量!于是,他以坚强的毅力、意志强打起精神,咬紧牙关,迈动两脚机械地往上爬。冷不防一个个鸡蛋大的冰雹无情地砸下,砸中之处又痛又肿,他赶紧戴上竹笠,还是顽强地往上爬。夹金山高,舒光才和红军战友们的革命理想、革命意志比夹金山还要高。舒光才和红军战友们越过了夹金山顶往下走。山的北面比较舒缓,下山就没有上山时那么吃力了,摆脱了死神的威胁的舒光才和红军战友们已是精疲力尽,为了省力、省时间,在下山时有时走路,有时坐在冰上往下滑,尽管已破旧的军衣被磨得更破了,但很快就到了山脚2

在懋功县(今小金县),红4方面军先头部队红30军排着整齐的队伍,热烈欢迎舒光才等中央红军战友们的到来。红4方面军送很多食物给干部团,表现出红军团结互助、共同战斗的革命精神。舒光才所在的工兵连分到了青稞麦炒面、羊肉、牛肉,大家高高兴兴饱吃一顿3,饥饿、疲劳一扫而光!

6-26日,中共中央在懋功县两河口召开政治局会议,决定集中主力北上、建立川陕甘根据地的战略方针。舒光才所在的干部团和红4方面军的干部学校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大学。特科营扩大为特科团,团长韦国清,政委宋任穷。7-,舒光才和中央红军战友们继续爬越过梦笔山、长板山(又称亚克夏山、马塘梁子)、仓德山(拖罗岗)、打鼓山共4座雪山。在整个雪山地区,舒光才和红军战友们行军历时约31天,走了1350公里,到达藏区毛儿盖。

艰难走出死亡之洲水草地

8-,中共中央决定红军从位于青藏高原与四川盆地连接处的川西北水草地经班佑北上。过水草地,这也是中央红军在长征中最艰难的行军之一。

由于藏族、汉族在历史上的隔阂,更由于国民党挑拨藏民与红军的关系的恶毒宣传,藏民基本逃到深山密林中去,给舒光才和红军战友们在毛儿盖筹粮准备过水草地带来了极大的困难。舒光才和战友们严格按照红军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在那里拿了藏民的粮食、盐巴等,就在那里留下说明情况的信和相应的银元、钱物1。藏民屋里屋外的粮食、盐巴少,远远不够红军的需要。舒光才和战友们就到田里割豌豆苗,吃完又割蚕豆秧,蚕豆秧有毒,再找野菜灰灰菜、水芹菜、马屎菜、车钱草吃。在没法筹备到粮食的情况下,红军总政治部下令部队可到田里收割麦子,留下借据。舒光才和战友们便到田野、山坡割青稞麦,留下借据,再用火烤青稞麦后用手搓去外皮,饱吃一顿,剩余的装进干粮袋、挂包。但舒光才也只筹到约8至9斤的麦子作为过草地的粮食。根据领导的布置,他还自制了一件简单的羊皮背心防寒1

8-21日,舒光才所在的特科团跟随北上主力右路军过就象死亡之洲一般的水草地。茫茫的水草地,海拔3500米以上,纵横600里,面积约15200平方公里,没有路,渺无人烟,水草地有很多地方的水是淤黑有毒的,不能饮用,伤口碰上会红肿腐烂,甚至使人至残。水草地到处是大片的野草丛生的沼泽和散发出腐臭味的黑色淤泥潭,人不小心陷进,会有灭顶之灾,旁人是很难营救的。水草地的早上大雾重重,中午烈日炎炎,下午雷鸣电闪、大雨倾盆。晚上高原上的强风、大雨、雪花、冰雹交加,温度达到零度以下,不少红军指战员就是牺牲在这自然环境极为恶劣、堪称绝境的水草地。

舒光才手拄一根木棍走进水草地,正逢雨季,他的脚基本是泡在水中行军的,穿在身上的衣服整天也是湿漉漉的。水草地的河流较多,河水暴涨。个子矮小的舒光才在河水中东倾西斜,不容易走得稳当,他急中生智,拉着韦国清的战马的尾巴安全地过河2。过沼泽地时,他牢记先头部队从藏族通司那里得到的经验,跟着前面的战友,一步不差、小心谨慎地踩着最密的草根或凸起的水草包前进,所以没有陷入有灭顶之灾的深泥潭。晚上在沼泽地的草墩上过夜,人多地方少,只能坐在背包上睡觉,坐至臀部酸痛难受极了,就站起来活动活动,再继续睡觉。有时夜里下雨,他和几个战友背靠背站到天亮。有时晚上在山坡或原始树林过夜,聪明能干的舒光才和战友们每人用枯枝朽木铺成一张床睡,撑开布伞挡住头,用油布盖在夹被单上,就算半夜下雨,也能睡个好觉,第二天又很有精神地继续赶路了1

舒光才和红军战友们互相鼓励、互相关心、互相帮助,在水草地上历尽艰难、危险、饥饿、寒冷等。右路军用6天的时间走出了水草地,而体力稍差点的红军小战士舒光才和一些体弱的红军战友们千辛万苦走了7天,终于也走出了水草地,跟上大部队。

 

舒光才和所在的特科团跟随中央红军从班佑,经过红军先头部队攻下的四川、甘肃边界的天险腊子口——红军北上抗日的唯一通道出川,再到甘肃的哈达铺。根据中共中央政治局于9-12日在俄界扩大会议的决定,28日,红1方面军改称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支队。特科团改为随营学校。舒光才跟随中共中央率领的陕甘支队爬过六盘山,于1935-10-19日到达陕甘苏区吴起镇(今吴旗镇),全支队只剩下约8000人左右(包括沿途参加红军的在内),胜利地结束了中央红军纵横11个省的二万五千里长征,在11-初与陕北红军红15军团会师。11-3日,红1方面军番号恢复。1936-,经历二万五千里长征的血与火的洗礼、生与死的考验的舒光才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

 

主要参考资料:

1、《一个红军战士走过的路——舒光才回忆录》,广东人民出版社。

2、《中国共产党的七十-》,中共党史出版社。

3、《中国共产党的八十-》,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

4、《中国共产党编-史》,山西人民出版社、中共党史出版社。

5、《红军长征大事文集》,(陕出批)字第10500号。

6、《红色远征》,解放军出版社。


1 舒光才《一个红军战士走过的路——舒光才回忆录》,广东人民出版社,1999-10-第一版1至13页。

1舒光才《一个红军战士走过的路——舒光才回忆录》,广东人民出版社,1999-10-第一版第18页。

2 舒光才《一个红军战士走过的路——舒光才回忆录》,广东人民出版社,1999-10-第一版第18页。

3胡绳主编《中国共产党的七十-》,中共党史出版社,1991-8-北京第一版第126页至127页。

 

 

1 舒光才《一个红军战士走过的路——舒光才回忆录》,广东人民出版社,1999-10-第一版19页。

 

 

1舒光才《一个红军战士走过的路——舒光才回忆录》,广东人民出版社,1999-10-第一版20至21页。

 

1 李镜《红色远征》,解放军出版社,2006-6-(北京)第一次印刷,123页。

2 盖军主编《中国共产党80-历史简编》,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2001-1-第一版69页。

3舒光才《一个红军战士走过的路——舒光才回忆录》,广东人民出版社,1999-10-第一版21至22页。

 

 

1 舒光才《一个红军战士走过的路——舒光才回忆录》,广东人民出版社,1999-10-第一版22至23页。

2舒光才《一个红军战士走过的路——舒光才回忆录》,广东人民出版社,1999-10-第一版24页。

 

1、舒光才《一个红军战士走过的路——舒光才回忆录》,广东人民出版社,1999-10-第一版18页、25页。

 

1舒光才《一个红军战士走过的路——舒光才回忆录》,广东人民出版社,1999-10-第一版26页至27页。

 

1 《中国共产党编-史》编委会,《中国共产党编-史》,山西人民出版社、中共党史出版社第821页至822页。

2 徐乃杰主编,《红军长征大事文集》(陕出批)字第10500号,第75页。

 

1舒光才《一个红军战士走过的路——舒光才回忆录》,广东人民出版社,1999-10-第一版28页。

 

1舒光才《一个红军战士走过的路——舒光才回忆录》,广东人民出版社,1999-10-第一版,第28页。

2 徐乃杰主编《红军长征大事文集》(陕出批)字第10500号,第77页。

3舒光才《一个红军战士走过的路——舒光才回忆录》,广东人民出版社,1999-10-第一版,第28页、第29页。

 

1 舒光才《一个红军战士走过的路——舒光才回忆录》,广东人民出版社,1999-10-第一版,第30页。

 

1舒光才《一个红军战士走过的路——舒光才回忆录》,广东人民出版社,1999-10-第一版,第31页。

2 舒光才《一个红军战士走过的路——舒光才回忆录》,广东人民出版社,1999-10-第一版,第31页。

 

1舒光才《一个红军战士走过的路——舒光才回忆录》,广东人民出版社,1999-10-第一版,第32页。

 

 

1舒光才《一个红军战士走过的路——舒光才回忆录》,广东人民出版社,1999-10-第一版,第1页。

 

 

 


本文已被阅读过 次,最近七天 次,今日 次。

相关新闻

讨论区 已有个网友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本文评论